信用卡貼現控制太緊反而會導致通脹

來源: 貼現    發佈時間:2009/10/23 下午 04:58:08    返回  打印
信用卡貼現 在野村中國區股票研究主管孫明春看來,投資政策已經“綁架”了貨幣政策。既然今年的貼現總量調控已經錯過了8萬億的最佳時點,那明年也不妨繼續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。
信用卡貼現 在野村中國區股票研究主管孫明春看來,投資政策已經“綁架”了貨幣政策。既然今年的貼現總量調控已經錯過了8萬億的最佳時點,那明年也不妨繼續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。因為未來兩三年中,強勁增長的國內消費將消化本來應該過剩的產能。如果不持續給製造業資金以支持產能繼續擴大,通貨膨脹就會真正到來。

貼現政策博弈

《21世紀》:7月份時,你曾經建議全年新增貼現總量最好在8萬億,但是目前來看,今年肯定要達到10萬億了。你是否認為,最佳的調控時期已經過去了?隨之而來的另一個問題是,很多人擔心明年的貼現會比較謹慎,因此對明年經濟也不太樂觀,你的觀點是什麼?

孫明春:從預測來講,今年的新增貸款應該在10萬億,之前我建議最好是8萬億,這種情況下,明年如果要緊縮的話,一定要謹慎。現在談緊縮其實已經太晚了,就好比車已經跑得太快,不可能馬上減速。

我覺得明年的貸款需求應該也在10萬億左右。即便如此,新增貸款增長也已經從33%降到了25%。但是我覺得這其中有一個企業、銀行、政府之間博弈的問題。如果央行告訴銀行,明年新增貸款要控制在7萬億,結果很有可能是一季度就新增6萬億,大家都會來搶額度。而且我認為這個量是不夠的,到那時候民間融資市場的利率就會非常高。

但換一個說法,如果告訴銀行明年新增在10萬億,商業銀行就可以比較穩健合理地佈置貸款。所以我覺得從政策制訂的角度來講,要考慮到博弈的問題,最關鍵的一點是要給商業銀行一個合理的預期。

《21世紀》:今年貼現一個很突出的矛盾是,私營部門拿到貸款資金很少。明年怎樣才能從貼現或投資角度來改善這一結構性問題?

孫明春:實際上,我覺得現在所有問題的關鍵不是貨幣政策,貨幣政策只是衍生而已,貨幣政策其實已經被投資政策“綁架”了。在建規模已經很大,如果我們還是不停地批准新開工項目,貨幣政策怎麼緊縮都沒有用。

當然也不是說什麼項目都不批了,我建議明年新開工的政府項目、公共項目、基礎設施項目能不批的先不批,今年已經很多了,繼續審批肯定會擠占私營部門的投資。要留出空間來讓私營部門投資,讓製造業投資,包括房地產的投資、產業轉移性的投資。要把資金留出來,把市場留出來。

私營部門今年不願意也不敢投,但當明年敢投了想找錢的時候,如果還有這麼多公共項目,銀行肯定不會把錢給私營部門。而且銀行明年較大的任務是給今年的項目再融資,這本身壓力就很大,如果再開很多新項目,私營部門的投資肯定會謹慎。

當然我們也預期,明年早些時候,韓國、印度、菲律賓、印度尼西亞都會加息,中國也要加。最有可能存貸兩邊都加息,一次加27個基點,但不會調控準備金。加息主要目的是防止出現負利率,穩定通脹預期。

消費會是明年一大驚喜

《21世紀》:如你所說,積極的投資政策導致貨幣政策極度寬鬆,現在大家都非常擔心資產價格泡沫。明年的投資和消費狀況會是什麼樣?它們對GDP的貢獻程度會不會發生變化?

孫明春:現在的消費佔GDP是35%,正常的預測是明年消費再在35%的基礎上增加15%。但按照我們的模型,明年有上行風險的可能,也就是一下子出現20%或更多的增長。過去10年的平均增長是4.7%,就是說明年的增加遠遠超過正常水平。

所以我認為,消費會是明年一個很大的驚喜,將在很大程度上抵消產能過剩的問題。當然消費本身也存在結構性的問題。按照世界銀行的數據,中國的基尼係數顯示,收入群體中的最高的20%在總收入中的比例佔47%。收入的分配是不均衡的,但是從高端到低端,收入水平都會有提高。

產業過剩完全是一個動態的概念,一邊是供給一邊是需求。比如汽車,今年年初以前,這是公認的嚴重產能過剩的行業,但現在買車可能要等一個月。你說產能超過需求30%是不是產能過剩?這是標準的產能過剩,在發達國家,每年需求只增長3%、5%。但中國今年前十個月汽車消費就增長了40%。

因為這兩年國內在製造業的投資是很謹慎的。比方說今年年產能增長10%左右,只要消費一啟動,需求會增長20%、30%甚至更多,很多行業的產能過剩可能到2011年、2012年就不存在了。

《21世紀》:貼現在這其中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?

孫明春:關鍵問題是,如果明年嚴控貼現不給資金,2011年、2012年後產能消失的時候,通脹壓力就來了。這些年我們沒有通脹就是因為產能過剩,價格競爭激烈。如果貼現控制得太緊,反而導致會通脹。中國出現產能過剩的原因不是需求弱,而是需求很強。

實際的經濟體的運轉就是這樣,在走這一步的時候沒想到卻把另外一個東西激活了。很典型的塞翁失馬:金融危機是一件壞事,出台了一堆刺激經濟的措施,算是好事了,沒有危機不會搞這麼多基礎設施投資;但是好事到七、八月份變成壞事了,貨幣政策極度寬鬆,導致通脹壓力很大;但後來又發現,如果堅持下去,會帶來消費大增長,緊接著又帶來新一輪的投資,又變成好事了;但接下去如果很多問題沒有處理好,比如貸款增長一下子被控制住了,也會物極必反、樂極生悲。
回到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