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間融資,尋找中小企業融資先機

來源: 貼現    發佈時間:2009/10/27 下午 05:17:54    返回  打印
民間融資 中小企業融資難從來不是一個新話題。但究竟有多難?缺口有多大?一組數據或可見一斑。
民間融資
中小企業融資難從來不是一個新話題。但究竟有多難?缺口有多大?一組數據或可見一斑。

以四川為例,目前我省有備案擔保機構330家,註冊資本165億元。今年前三季度,330家擔保機構共為6.48萬戶中小企業提供貸款擔保417 億元,全年有望突破500億元。而今年上半年,全省金融機構中小企業貸款餘額達4947.69億元,較年初增加1133.01億元,中小企業信貸保持穩定 增長。

 但資金需求和供給嚴重不匹配。從年初不完全統計看,全省中小企業融資總需求為4500億元,其中流動資金需求2000億元,固定資產項目融資需求 2500億元。但上半年銀行新增中小企業貸款的這1133億元,僅能滿足全省中小企業全年融資總需求的1/4,估計缺口將在2500億元以上。

省中小企業局局長伍丕光認為,“小額貸款公司、股權融資等新興的融資方式才起步,上市和發債的門檻又太高,民間融資還需要進一步規範發展。中小企業融資渠道還未實現多元化”。

中小企業絕大多數處於初創和發展階段的企業只能通過內部集資、利潤轉存等自籌方式尋找資金,內源融資有限。與此同時,中小企業對銀行信貸過分依賴,但到去年底只有18%的中小企業獲得了銀行的支持,很多企業達不到銀行授信條件,外源融資渠道不暢。

 後危機時期:

 多元化融資已成燃眉之急

全球蔓延的金融危機讓本已“吃不飽”的眾多中小企業飢寒交迫。 “從拉動內需資金的投向看,大規模投資的方向仍然是大企業大集團、基礎設施和社會公益性事業,中小企業受益面很窄。”川大經濟發展研究院副院長梁展崇指出。

“從產業角度看,在國家十大產業調整振興規劃中,鼓勵兼併、做大做強成為主調,國有企業和大企業很可能成為危機過後的最大受益者,中小企業則有被邊緣化的危險。”伍丕光不無擔憂。

畢馬威(香港)會計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鄒小磊則說得更透徹:“銀行放貸資金越多,就越會小心考量資金風險。做一家大企業與做一家中小企業的貸款,無論從其放貸資金的效益和安全上來講,銀行都更願意放貸給大企業、國有企業。”

中小企業融資渠道越來越窄,在傳統主流融資渠道“嫌貧愛富”的趨向難以短期扭轉的局面下,加快融資多元化已成燃眉之急。

各路資本入川:追逐下一個經濟增長極

國內外近50家知名投融資機構集體入川,“主要是看好四川中小企業在礦產資源開發、現代農業、醫藥等本地優勢產業方面的發展前景。四川將在中國下一個經濟增長極中扮演重要角色。”瑞士信貸投行副總裁楊光說。

面對後危機時期的“擠出效應”,鄒小磊認為“這只是個時間問題”。 “事實上,西部地區,尤其是四川、成都的中小企業已不能只用發展潛力巨大來形容了。”德同資本合夥人李農稱,10月23日開板的創業板,首批28家上市企 業中,四川佔了3席,成為僅次於北京的第二大“生源地”。

“現在已有3家成都企業正在與我們進行股權投資合作。總的投資規模都是過億。”專做私募股權投資的合力投資總經理劉文俊稱。與此同時,一些外資銀行也開始 主攻中小企業。作為第一家在國內開設村鎮銀行的匯豐銀行,已在重慶有了兩家村鎮銀行網點,下一步有望在成都新都區再開一家。
回到列表